皇家騎士12-封面   皇家騎士12–皇室遊俠

   作者/約翰˙弗拉納根

   譯者/崔容圃

   出版社/核心出版集團

  奇幻書迷高度矚目之精彩大結局

 

    澳洲五天預售萬冊 !

 

 

當皇家公主成為遊俠學徒……

一項史無前例創舉,徹底顛覆遊俠傳奇!

 ----------------------------------------

 

       一樁悲劇重創維爾的生活,令他被復仇的狂熱吞噬──即使這意味著他必須拋棄遊俠身分,也在所不惜。儘管他的摰友想方設法,卻無法阻止他繼續陷入這條黑暗之路,直到霍特提出一個解決方案:讓維爾收個學徒。而他心中的學徒人選,更是令眾人震驚的創舉。

       要培訓一個習慣享有特權、放縱不羈的學徒,並非易事。師徒間摩擦不斷,維爾與自己的心魔對抗之際,還必須贏得新同伴的信任與尊重,以期駕馭這個桀傲不馴的皇室學徒──儘管這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然而對飽受失去摰愛之痛的維爾而言,新伙伴的到來,卻成了他黑暗生活中的一絲光亮……

 

  

讀者好評推薦!

★一部令人悲喜交加、驚嚇擔憂,引發各種情緒的精采奇幻小說。──麗奈特(讀者)

★充滿動作、幽默和戲劇事件,整個故事和人物的反應扣人心弦。──蘭達(讀者)

★故事構思巧妙,人物刻畫栩栩如生。──薩凡納(讀者)

 

[精采內容先睹為快]

 

  東方的天空出現第一抹魚肚白,阿拉倫城堡周圍的綠地,鳥兒們開始高歌,預示一天即將到來,先是一隻、兩隻啼唱,然後變成歡樂的齊唱。有時候,人們可以看到鳥兒們在林間飛來飛去覓食。

  巨大的城堡吊橋是升起來的。這是理所當然的,每天晚上九點鐘吊橋都會升起,即使阿拉倫這幾年來都十分和平。城堡的統治者很清楚這樣的和平會在一夕之間粉碎。就像國王鄧肯幾年前曾經說過,「沒有人會因為過於小心而喪生。」

  有一座小步橋橫跨護城河,其實就是兩塊板子,用繩索捆住,萬一受到攻擊,很快便可以撤掉。向外的那一頭,有兩個哨兵駐守。當然,城堡的城牆上有瞭望塔。

  好多雙眼睛在看著城堡四周延伸好幾百米的綠地,後面是一片樹林。

  兩個哨兵值勤,其中一個碰了碰他的同伴。

  「她來了。」他說。

  一個苗條的身影出現,走在通向城堡的這一道緩坡。她穿著一件長到大腿的打獵皮革背心,繫著腰帶,一件長袖厚實的羊毛上衣和羊毛馬褲。馬褲的褲腿塞進沒有鞣過的及膝軟皮靴。

  這身裝束一點都看不出是一個女郎。哨兵們知道是因為這種事經常發生,這個十五歲的女孩老是潛入城堡後的森林打獵,惹惱她的父母。

  城堡的哨兵覺得饒有興味,這個小傢伙聰明開朗,而且經常和他們分享打獵的成果,因此他們對她來來去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也是心照不宣的。畢竟,她的母親是攝政公主卡桑卓爾,這些低階的士兵可不能惹惱她,或是她的丈夫賀瑞斯爵士,王國總理騎士。

  梅笛──或者該稱呼她正式的頭銜,阿拉倫梅德琳公主──走近了,她認出兩個值哨的衛士。他們是她最喜愛的士兵,她的臉上發出光采,面帶微笑。

  「早安,萊恩。早安,戈登。我猜這一晚很平靜。」

  叫戈登的對她一笑,「是的,一直到現在,但我們發現一個凶惡的戰士少女走出森林,威脅城堡,殿下。」他說。

  她皺起眉頭,「我們談過多少次『殿下』這個稱呼了?早晨五點鐘,這樣叫不會太正式了嗎?」

  哨兵點頭,糾正自己,「抱歉,公主。」

  他回頭望了城堡的城牆一眼。一個哨兵揮揮手,表示他們也認出公主了。「我猜妳的父母不知道妳打獵去了吧?」

  梅笛皺起鼻子,「我不想驚動他們。」她一臉無辜的表情。戈登揚起眉毛,偷偷咧嘴笑笑。「我很安全,你也看到了。」

  叫萊恩的哨兵不確定地聳聳肩,「森林是很危險的,公主。妳永遠無法有絕對的把握。」

  她笑得十分燦爛,「對一個凶惡的戰士少女而言,危險不到哪裡去吧?我又不是沒還手的能耐,你知道,我有我的薩克森刀和投石器。」

  她摸了一下鬆鬆掛在頸項間繞成兩圈的皮索,然後像是忽然想到什麼,把手伸進吊在她肩上的獵物袋子。

  「還有,我打了一隻野兔和幾隻林鴿。你們可以拿回去嗎?」

  哨兵快速的交換一個眼神。他們知道,如果梅笛突然拿著獵到的小動物進城堡,就有人要盤問她了。更何況有了這些新鮮的野味,哨兵桌上可以加菜。

  戈登猶豫著,「鴿子可以,公主。但野兔?如果被人發現我的妻子燒野兔,鄉親們可能會認為我一直在偷獵。」

  只有國王、他的家族,以及資深的官員和戰士有權利在城堡周圍狩獵野兔。當然,遊俠他們想在哪裡打獵就在哪裡打獵,他們不理會這些規定。官家允許老百姓獵殺較小的動物,如兔子、鴿子和鴨子。但一隻大野兔就不一樣了,一般人或士兵這麼做會遭受罰款。

  梅笛用一種不以為然的態度說道,「如果有人問起,就說是我給你的。我會證實你的說法。」

  「我不想給妳找麻煩。」戈登的手伸出到一半,還是十分遲疑。

  梅笛不乎在地笑了笑,「我又不是第一次遇到麻煩,大概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拿去吧。鴿子給你,萊恩。」

  兩個哨兵終於答應了,拿下獵物,同聲道謝。梅笛揮了揮手,不讓他們道謝 。

  「沒什麼。我不想把它們扔了,這麼好的食物別浪費。你省了我很多解釋的麻煩。」

  哨兵把東西放進哨站裡,天氣不好的時候這裡可以遮風擋雨。梅笛揮手致意,放輕腳步上了步橋,溜進城堡的小邊門。兩個哨兵相視一笑,這是被分配到外頭站哨的好處之一。

  「她是一個好孩子。」萊恩說道。

  年長幾歲的戈登同意。「跟她的母親一樣,」他補充說道,回想了一下,「你知道嗎?卡桑卓爾公主還是個小女孩時,便從我們眼前溜出城堡。」

  萊恩揚眉,「真的嗎?我沒聽說過。」

  「哦,是的。」戈登點點頭,記起來了。「她在哨兵身上練習隱形移動。還有,她用投石器將石頭擊中我們的矛尖。一開始很嚇人的,後來我們習慣了她的這些花樣。」

  萊恩試圖拿今天王國的統治者卡桑卓爾公主和他同伴所描述的一個喜歡驚嚇城堡守衛的小調皮相對照。

  「你很難想像的。她現在是那麼的鎮靜和莊嚴,不是嗎?」

  「妳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嚴肅而端莊的卡桑卓爾公主問道。

  母親的話聲迴盪在皇宮大廳,梅笛嚇了一大跳。

  她剛才躡手躡腳爬上塔樓的階梯預備溜進房裡,小心翼翼鬆開門閂,然後很快打開,避免門樞發出嘎嘎的響聲。屋裡很黑,窗簾拉上了,只有壁爐裡發出餘燼的紅光。

  她停下來一會兒,察看屋裡的動靜,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聲音或者誰在。她爬上樓梯之前,已經把靴子脫掉,用左手拿著。她的父母還在睡夢中,她鬆了口氣,這才穿過厚厚的地毯進到自己房裡。

  然後,她的母親就像其他很善於躲在一旁的母親一樣,用憤怒的雷霆巨吼把她嚇了一跳。

  梅笛的步子才跨出去,她便愣住了,一隻腳還沒有落地呢。她一直以為沒人,拚命東張西望,終於,她發現她母親幽暗的身形坐在一張很大的高背扶手椅中。

  「媽媽?」她很快地恢復鎮定,說道,「妳把我嚇死了。」

  「我把妳嚇死了嗎?」卡桑卓爾從椅子上站起來,走過去面對她的女兒。

  她穿著睡衣,外頭罩著一件厚袍子抵擋寒意。誰都可以看出她們驚人的相似,兩個人都十分嬌小、苗條、舉止優雅,都有一雙綠色的眼睛和美麗的五官,兩個人的下巴有著相同堅毅的線條。

  過去,人們常把她們誤以為是姊妹,這一點也不令人驚訝。她們天生一頭豐厚的金色頭髮,雖然近幾年來卡桑卓爾的鬢邊摻雜了幾莖灰絲,這是因為三年來,她一直替她漸漸衰老的父親治理王國,是那股巨大的壓力造成的。

  「我嚇死妳了?」她走近女兒,重複說道,質疑地拉高音調。

  「我以為妳在睡覺。」梅笛說道,嘗試堆出一個天真的笑容。事實上,她確信她的母親早就睡著了,幾個小時前她離開城堡的時候,偷偷到寢宮裡看過。

  「我才以為妳睡著了呢。」她母親回答道,「我記得昨晚九點鐘,有人拚命說自己有多累。」

  她假裝打了個哈欠。梅笛有點不安,她知道媽媽在模仿自己昨晚的樣子。

  「哦,我好~好累!」卡桑卓爾說道,誇張地裝出小女孩的聲音。「恐怕我一定得趕快上床了。」

  「啊……是呀,」梅笛說道,「但我醒了呀。我餓壞了,所以下樓到廚房裡拿點東西吃。」 

  「拎著靴子?」卡桑卓爾指著鞋子說道。

  梅笛低頭看了一下,彷彿剛剛才發現似的。「嗯……我不想把地毯搞得都是泥巴。」她趕緊說道。說得太快了,太快便會出事。

  「廚房裡有泥巴。」卡桑卓爾平靜地說道。

  梅笛張嘴想回答,但實在不知道可以說什麼,她又閉嘴了。

  「梅德琳,妳瘋了嗎?」卡桑卓爾說道,她的憤怒終於像決堤的水噴發出來。「妳是一個公主,王室的繼承人,妳不能三更半夜跑進森林去遊蕩,太危險了!」

  「媽,它只是一座森林,不危險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看到了一隻獾。」她補充說道,好像這是她這麼做的理由。

  「哦,妳看到一隻獾,那就真的沒事了!」卡桑卓爾諷刺的語氣像一根鞭子。「妳為什麼不早一點說?現在,我可以回去安心睡覺了,因為妳真的沒有遇到危險。看到一隻獾,能有什麼事?」

  「媽……」梅笛的口氣暗示她的母親不講道理。她拉長聲音只叫了卡桑卓爾一聲,就把她的母親給惹惱了,好像她有多麼不可理喻似的。

  卡桑卓爾知道她女兒的心思,眸中閃過一絲憤怒。

  「不要用這種口氣喊我媽,梅德琳!」她厲聲說道。

  梅德琳的肩膀挺起,身子站直。她比母親矮兩公分,發生爭執時候,她覺得這一點讓她居下風。

  「妳也不要用這種口氣喊我梅德琳。」她很快地頂嘴。

  卡桑卓爾只有在認為她不負責任、不成熟、胡鬧的時候,才會叫她的全名。

  「我想叫妳梅德琳的時候,就會叫妳梅德琳,小姐!」

  梅笛翻了個白眼。「呵,又叫我小姐了,是嗎?」她厭倦地說道,然後揮揮手,「開始吧,把我的罪狀全數出來,不必客氣。我是一個糟糕的女孩子,我不負責任,我讓阿拉倫皇室蒙羞。」

  她面對母親,一隻手插腰,怒氣沖天,完全是一個十幾歲女孩胡鬧的樣子,她明明知道自己錯了,卻不承認。

  卡桑卓爾的手抽搐了一下,她覺得自己想給女兒一個耳光。然後她把手插進袍子的口袋裡,攔住自己。她深吸一口氣,放低音量。

  「森林裡有熊,梅德琳。萬一碰到了,該怎麼辦?」

  「丹迪說,如果碰到熊,就立刻蹲下,不動,不要看牠。」丹迪是皇室的林務官和狩獵大師。

  「他還說,這是最後一招,成功的機會只有一半。」

  「那麼我就跑往另一個方向,或者爬到一棵樹上,小一點、細一點的,牠沒辦法跟著爬上來。」她搶在卡桑卓爾要告訴她熊會爬樹以前,很快地搶著說道。

  她顯然不打算屈服,於是卡桑卓爾轉移話題,「森林裡有罪犯。山賊、土匪和宵小躲藏在森林裡。」

  「近來不大有了,爸爸肅清過。」梅笛回答。賀瑞斯最近帶領了一支軍隊,把歹徒趕出他們在森林裡的巢穴。

  「只要一個就夠了,妳很清楚。妳可能會被綁架,歹徒會要求贖金。」

  「他得先抓住我才成。」女孩固執說道。

  卡桑卓爾轉過身,手無奈地在空中揮了揮。「萬一有這種情況,妳要知道,我們必得支付贖金把妳救回來。」她喃喃道,語氣流露出一種不確定。

  房門打開,透出一絲光亮,賀瑞斯走進來。他的頭髮蓬亂,睡衣塞進褲子裡。他光著腳,右手一柄離鞘的劍,在左手燈籠的照耀下閃閃發光,映著牆壁。

  「怎麼回事?」他說。看到屋裡只有他的妻子和女兒,他把劍倚在一邊的牆上。他拿高燈籠,望向他的女兒。「妳又去打獵了。」他的語氣混合著憤怒和無奈。

  「爸爸,我才出去一個小時……」梅笛開口,感覺到她的父親可能會比卡桑卓爾理性一點。她知道她通常能讓他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

  「我已經在這裡等了兩個小時。」卡桑卓爾吼道,「我發現妳不在床上,從那時候我就一直坐在這裡。」

  賀瑞斯搖搖頭。他的話讓她希望破滅,她以為他會比母親寬容點呢。

  「妳有這麼笨嗎,梅笛?或者妳只是想反抗我和妳母親?只可能是兩者之一,所以告訴我,到底是什麼?」

  梅笛心想,太不公平了,大人給你兩個該死的選項,堅持你得選一個。她抱著雙臂,垂下眼睛,不看她父親生氣的臉。

  「我在等妳的回答。」賀瑞斯說道。

  梅笛不發一語。她瞪視她憤怒的雙親,他們也瞪著她。最後,卡桑卓爾受不了這份沉默。

  「梅笛,妳是王位的繼承人,有一天妳會統治阿拉倫──」她開口,梅笛接下她的話。

  「如果你們一直把我關在一個溫室裡,我要怎麼統治?如果面對危險,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迅速決定、敏捷思考,要怎麼統治?」

  「妳想說什麼?」她的母親說道,皺著眉頭。

  但梅笛繼續說下去,「如果我是一個男孩,爸爸會教我怎麼作戰、騎馬、領導士兵在戰場上……」

  「我教妳騎馬了。」賀瑞斯說道。

  但她不耐煩地搖搖頭,「如果我什麼都不知道,當有一天我真的成了女王,我怎麼能下令要男人為我作戰?」

  「會有人當妳的顧問,」卡桑卓爾說道,「有人會做這些。」

  「那根本不一樣!要做決定的人是我。」她伸出手指向她的母親。「所有的人都指望妳下決定,妳很清楚!在我這個年紀,妳和瓦格爾人作戰,被綁架到斯堪迪安,指揮弓箭手抵擋鐵木真。妳和爸爸並肩作戰!」

  「那是偶然發生的。我沒有安排這些事情!」

  「但妳選擇去雅利迪對抗陶樂希,妳選擇到大和帝國救援爸爸,殺死雪虎。」

  「雪虎是艾莉絲殺的。」卡桑卓爾打斷她,但梅笛不理會。

  「妳也溜到森林裡練習妳的投石器……」

  卡桑卓爾猛地抬頭,「誰告訴妳的?」

  「外公。他說,當時他好擔心妳。」

  「妳外公太多嘴了。」卡桑卓爾說道,然後抿緊雙唇,「不管如何,即使我做過那些事情,不代表妳可以做。」

  「人們尊敬妳!他們知道妳面臨過危險!這便是我所要的:同樣的一種尊重!而且我很無聊!我希望我的生命中有令人激動的事。」

  「溜進森林不是一個好方法。」卡桑卓爾說道。

  「那要怎麼做?妳告訴我!我不想成天花時間學習針線活、地理和伽利卡語的文法和不規則動詞,我想了解更重要的事。」

  「也許我們可以想想辦法……」賀瑞斯不確定地說道,他有點明白他的女兒在說什麼。

  但她不放過他,「什麼辦法?我們可以怎麼做?」

  他的手在半空中無奈地揮了揮,「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我們再看看。」

  梅笛的憤怒終於爆發了。「哦,太棒了!我們再看看。這就是偉大的父母的說辭!真是太棒了,爸爸!我們再看看。」

  「不要這樣跟我說話。」賀瑞斯告訴她,但他內心其實明白這的確是為人父母要推遲一個困難的決定時經常使用的策略。

  「為什麼不可以?再看看?看什麼?看我到底會出什麼事?」她俯身向他,用一種挑釁的態度,手插腰,全身因為憤慨和無奈而顫抖。

  「好了,夠了,」賀瑞斯吼道,「妳要在房裡禁足一週!我要安排一個哨兵確定妳跑不掉。」

  梅笛的雙頰因為覺得委曲憤怒而漲得通紅,「這真是太愚蠢又太可笑!我明白所謂我們再想想是什麼意思了!」她喊道。

  「禁足兩週。」賀瑞斯說道,他和她一樣越來越生氣。她深吸一口氣想再頂嘴,他歪了歪頭,「想禁足三週?」

  她遲疑了一下,看到他眼中的盛怒。她轉身憤然離開,進到自己的房間。

  「太不公平了。」她喊道,用力關上門。

  賀瑞斯和卡桑卓爾長長地相互對望。賀瑞斯挫敗地搖了搖頭,用手環住妻子的肩膀。

  「真沒辦法。」他說。

 

 

 

2013年12月 精彩大結局 矚目發行! 

核心閱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曉vv
  • 終於出了,等好久喔!!!!!!!
  • 久等了! 謝謝支持哦!!!

    核心閱界 於 2013/12/02 10:17 回覆

  • a9898
  • 一個感覺是,12開頭真的好沉重
    對於,某角色死亡沉重
    12結局又是,END,皇家騎士,真的追好久了
    好感觸!!!!!!
  • 嘿啊,不過一開始就投下一顆意料之外的震撼彈,真的讓人有種措手不及反應的感覺。

    核心閱界 於 2013/12/12 08:43 回覆

  • alansa
  • 以後有相關的角色的系列會出嗎 或是相關的新人物?
  • 目前只能得知作者正在構思當中,至於內容是關於哪方面的,都還是祕密呢 

    核心閱界 於 2013/12/16 08:41 回覆

  • 闃瞳
  • 維爾好悲慘...
  • 闃瞳
  • 總覺得結局有點空虛,艾莉絲就這樣沒了...希望再來一個意外的震撼彈!
  • KOBE
  • 請問一下這是最後一集嗎?謝謝!!
  • 是的,根據作者的設定,這是最後一集了。感謝您的支持。

    核心閱界 於 2014/01/28 08:39 回覆

  • tegu
  • 維爾的狗怎麼改名叫紫貂了
  • 因為時間已經過了十幾年,是另一隻狗了哦,不是原本那隻。

    核心閱界 於 2014/02/05 09:14 回覆

  • 絨爪
  • 請問一下~
    所以12集故事的時間其實是在11集內容的前面嗎?
    謝謝
  • 應該也不能這樣說,因為11集的內容主要還是在年輕維爾時代,12集是邁入中年(?)的維爾時代。

    核心閱界 於 2014/02/07 08: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