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才看到太遲了-封面-01  
 
   祕密調查2-現在才看到太遲了

   作者/匿名的博斯

   出版社/核心出版集團
    

 ◎全球21國都在尋找的祕密!
 ◎美國NAPPA金獎、紐約公共圖書館推薦選書

 

 

注意!本書內含橫跨五個世紀的機密文件,

如果你不想錯過這個獨家祕密──

請儘速簽署保密條款,儘速翻閱。

----------------------------------------------

 

當心!令人瘋狂的祕密就藏在書頁之間!

好吧,我可是警告過你了,如果你要繼續翻閱,可得有心理準備。

說真的,我一點都不想告訴你我們的英雄,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如何偶然發現了魔術博物館,甚至見到那個傳奇的魔術師皮埃特羅!我當然也不想告訴你,那顆吟唱出遠古祕密的魔音球,以及五百年前在瓶子裡誕生的古怪小矮人,就是解開所有祕密的關鍵。

哦,糟糕!我又不小心說溜嘴了。我一向都控制不了我自己,所以還是面對現實吧。但老實說一句話:你現在才挖到這本書,已經太遲了。

 

媒體好評推薦

☆引人入勝、趣味十足。——《KLIATT》

精采的續集。——《書訊

 

 精彩內容搶先看

 

「下風滿舵!」

 

船換成偏左舷的轉向,陡然傾斜到一邊。

 

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大笑著抓住對方,水花濺在他們的臉上。

 

船員們在他們四周拉起船帆,船帆在風中劈啪作響,直到它們繃緊並固定住。船上的青銅裝飾在陽光下發出燦爛光芒。

 

「別怕,這艘船很牢固!」船主人邊喊,邊帶領他們來到一塊光亮如鏡的木甲板上,「它可能有兩百歲了,但它的裝備卻是一流的!」

 

「我們不怕!」卡珊大聲回答。他們怎麼可能會怕呢?這艘船看起來這麼耀眼。

 

不過,她還是忍不住打量著這個與L博士如此相似的人,她還是忍不住感到緊張。他有著同樣完美的銀色頭髮,髮型彷彿固定在永恆的風中。他的皮膚也是同樣標準的棕色,牙齒潔白無瑕,使他看起來更像照片中的人,而不是真實的人。他模糊的口音也同樣很特殊。

 

在卡珊的想像中,皮埃特羅和他哥哥一點兒也不像。怎麼會這樣呢?多數時候,她想像他留著雪白的長鬍子,雙眼炯炯有神,身上披著魔術師披風,有時是無尾晚禮服和禮帽。偶爾,她也會想像他是一位頭戴遮陽帽的老冒險家。但絕不是這個人,絕不是這個樣子。

 

她把這個想法拋到一邊。她探險的機會終於來了,這個機會她等了這麼久,她告訴自己,好好享受吧。

 

「卡珊德拉,馬克斯-恩奈斯特,你們能不能幫我拉緊這根繩索?」他們的主人問,「那是絞盤,你們像這樣轉動曲柄——」

 

他開始示範給他們看,然後說:「我下去拿點東西,馬上回來。」說完他就掉頭離開。

 

卡珊接到這個任務很興奮,她把背包扔到一旁,和馬克斯-恩奈斯特合作起來,他們同心協力,開始把一根繩索固定在船上最後面的帆上。

 

忽然,這根繩索變鬆了。

 

他們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繩索便套住他們,把他們從頭到腳地捆住。他們一起摔在硬木甲板上,滑到磨光地面的另一頭。

 

「喂!」卡珊說。

 

「哎呀!」馬克斯-恩奈斯特說。

 

一個水手開始粗魯地把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背靠背綁在一起。

 

「你幹什麼?」卡珊大叫道,「皮埃特羅!你在哪裡?」

 

「住手!好痛!」馬克斯-恩奈斯特抗議。

 

「如果你們知道怎樣才對你們有利,你們就不會掙扎了!」水手威脅說道。為了保險起見,他又把他們的雙手綁在一起,然後任他們驚訝地躺在甲板上。

 

「你覺得這是一場考驗嗎?看看我們被俘擄後,有什麼反應。」卡珊忍住眼淚問。

 

「也許吧,除非……哦,不!看——」馬克斯-恩奈斯特向上努了努鼻子。

 

從這個有利的新角度望去,他們第一次發現,這艘船最高的桅杆頂端,有一面旗幟在風中飄揚。

 

我希望我能告訴你那是特西斯社的旗幟,或者說它是皇家海軍或商船隊的旗幟,甚至說它上面畫有一個骷髏頭加兩根交叉骨頭也好——海盜船無疑更適合目前的情況。

 

唉,這面旗幟都不是上述的任何一種。

 

相反的,它畫的是一顆白色的太陽,映襯在漆黑的背景上。

 

是「午夜的太陽」的旗幟。

 

由於背靠背綁在一起而無法看到對方的臉,但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相信他們的臉上都浮現出同樣絕望的表情。

 

他們成了囚犯。又一次。

 

而且沒人知道——甚至包括特西斯社也不知道。

 

 

 

「那些是什麼?」

 

一分鐘後,兩個骨瘦如柴的雙胞胎女孩,徘徊在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的上面,慵懶而好奇地打量著這艘船的新俘虜。

 

她們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只是頭髮顏色不同:一個是金色夾雜幾縷粉紅色,另一個則是棕色夾雜幾縷紫色。泳裝的顏色也有所區別:一個是粉紅色底上印著紫色波爾卡圓點,另一個則是紫色底上印著粉紅色波爾卡圓點。

 

從她們的臉孔來判斷,她們大概十六、七歲。不過,我不會試圖猜測她們的真實年齡,畢竟她們是「午夜的太陽」的人。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立刻藉由她們的手套看出了這一點。

 

「那些是什麼?」偏紫的那個問。

 

「他們啊。」偏粉紅的那個勾著腳趾說。她的動作當中有一種奇怪的痙攣,好像牽線的木偶似的。

 

「哦,他們啊。」偏紫的那個說。

 

「對啊,『精靈耳朵』和『電人頭髮』。」偏粉紅的說。

 

直到現在,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才意識到,她們在談論的是他們,用的是第三人稱。

 

「我是卡珊,這是馬克斯-恩奈斯特。」卡珊說,她強迫自己大膽地跟她們交談,「這是一個嚴重的誤會。請妳們——」

 

「『精靈』是卡珊,『電人』是馬克斯-恩奈斯特。」偏紫的那個說,假裝沒聽到卡珊的話。

 

「哦。好的,那又是什麼?」

 

「我剛說了,她是卡珊。」

 

「不,那個——那個東西!」偏粉紅的那個說,她用腳趾指著卡珊背包上的襪子怪——離卡珊有幾步之遠。

 

「哦,那個啊。好可愛,我好想要哦!」

 

「啊,我更想要!」

 

「可是妳說妳不知道它是什麼啊……」

 

「妳也不知道啊!」

 

「這麼說?」

 

「就這樣吧。」

 

「喂,那是我的襪子怪,妳們倆都能擁有它,如果妳們幫我們解開繩子的話。」卡珊絕望地說,「我甚至還可以給妳們再做一個。」

 

那兩個女孩瞪著卡珊,好像她剛剛升到空中或變成了一隻青蛙。

 

「不可能!我覺得它剛剛有事要我做!」偏紫的那個說。

 

「不可能!那個東西我要了。只是給它一個教訓。」

 

「不可能!我要……」

 

她們向卡珊的襪子怪衝去,卻猛地撞在一起,瘦骨嶙峋的身體倒下,正好摔在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的身上。她們曬黑的皮膚出乎意料地又冷又濕,這使得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的皮膚也變得冰冷。

 

「是我的!」

 

「不,是我的!」

 

這兩個殘忍的女孩一人拉著襪子怪的一隻網球鞋舌耳朵,拚命要把襪子怪從對方手裡搶走。

 

「喂,別把我們——我是說它們,我是說它——弄壞了!」馬克斯-恩奈斯特說,他的口氣異乎尋常的勇敢,而且充滿力量,只是有點困惑不解。

 

「玩得開心嗎,孩子們?」一個冰冷的聲音問。看過我第一本書的讀者一聽就知道是誰,我想,任何不幸聽到這個聲音的人,都會感到一陣刺骨寒氣。

 

甚至連這對姊妹似乎也感覺到了,她們退離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任憑襪子怪留在甲板上。

 

是的,這個聲音就是馬維斯夫人的。

 

與那一對聒噪的姊妹剛好相反,她帶著一種不尋常的鎮靜,向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走過來。

 

雖然馬維斯夫人為了出海而穿了一身耀眼的白色衣服,但她的身上似乎還是有某種黑暗的東西。太陽絕不是她的朋友,因為她幾乎沒有暴露出任何一寸肌膚。

 

為了抵擋臉上的光線,她戴著一頂帽簷極寬的帽子,使她看起來像長出了一對翅膀似的。為了遮住眼睛,她戴著一副巨大的墨鏡,使她的腦袋看起來像太空裡的外星人或一隻巨型蒼蠅。而為了遮蓋自己蒼老且像利爪一般的雙手(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想想都覺得恐怖),她戴著一副長長的白手套,使她的胳膊看起來好像白色螳螂的四肢。

 

對馬維斯夫人而言,你只能看到她的嘴。不可否認,這是一張精緻而美麗的嘴,一張看起來永遠年輕的嘴。但這張嘴上也覆蓋了一層如白霜般的唇膏,閃動著一種不自然的磷光。

 

「啊,馬克斯-恩奈斯特,親愛的!還有我親愛的卡珊德拉。」馬維斯夫人邊叫邊繞著她的兩位俘虜走動,好好地看他們一眼。「為幸福的團圓乾杯!」她舉起她的雞尾酒杯,冰塊的叮噹作響與她的嗓音配合得完美無瑕。

 

「我才不這麼認為呢。」卡珊倔強地想。

 

「我看你們已經見到羅蜜.斯凱爾頓和蒙塔娜.斯凱爾頓兩姊妹了。」

 

她們就是著名的斯凱爾頓姊妹花?卡珊感到訝異。這真是一個噁心的笑話!就在幾個月前,馬克斯-恩奈斯特還曾經誤以為她們叫骷髏姊妹。要不是因為被綁在敵船上,在這遙遠的海面上隨時會面臨死亡,卡珊大概會笑出聲來。

 

「我想,我還是看不出來,妳們一家人有什麼地方長得像的。」馬維斯夫人乾笑著說。(我認為,馬維斯夫人的意思是,上次卡珊為了進入美容中心而謊稱自己是斯凱爾頓家的一個妹妹。在我看來,這真是一個低級的笑話。

 

「喂,他們跟妳說他在哪裡了嗎?」L博士從甲板下面鑽出來說。很明顯,把他們迎接到船上的是他,而不是皮埃特羅。

 

「還沒,親愛的,我正準備問。」馬維斯夫人回答。

 

她竟然被這個人工製造的壞蛋騙了,以為他就是皮埃特羅。怎麼會這樣呢?

 

的確,他和皮埃特羅是雙胞胎,但是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都非常明白,L博士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甚至是殺人的代價,才保持這麼年輕英俊。皮埃特羅即使不是她想像中長著大鬍子的魔術師,現在也應該老很多了。年老而富有智慧,年老而充滿慈愛。

 

想到這裡,卡珊想到,那特西斯社的船隻會是這種光芒四射的大船嗎?她突然覺得,特西斯社的船隻一定小巧得多,適合執行祕密的任務和危險的探險,而「午夜的太陽」的大船更適合娛樂的出遊。

 

或者電視廣告。

 

她太渴望加入特西斯社,才會如此輕信一切。

 

馬維斯夫人轉向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怎麼樣?」

 

「什……什麼……怎麼樣?」馬克斯-恩奈斯特結結巴巴地問道。

 

「他在哪裡?」馬維斯夫人問,她的臉僵硬得像石頭一樣。

 

「誰在哪裡?」卡珊困惑地問,「皮埃特羅嗎?」

 

「雛形人,白癡!」

 

「雛——什麼?」馬克斯-恩奈斯特問。

 

「雛形人!我警告你們,別跟我耍花樣。」

 

「相信我,我們永遠都不會跟妳耍花樣。」卡珊說。

 

「我們連雛形人是什麼都不知道。」馬克斯-恩奈斯特說,「真的,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而且,如果我不知道的話,我懷疑她也不知道。不是因為她不知道我不知道的東西,只是這種……」

 

「閉嘴!」

 

馬維斯夫人撿起卡珊的破襪子怪,在他們面前晃來晃去,好像它是隻死老鼠一樣。「老實說,這是什麼?」

 

「我的襪子怪,我做的。」

 

「那它是仿照誰的樣子做的?說!」

 

「沒有仿照誰。它只是用襪子做的。」卡珊當然不打算說她是按照夢裡的一隻怪物做的。

 

「妳想要我相信這玩意兒不是雛形人嗎?妳一定當我是笨蛋吧。」

 

「喂,把它給我們!」

 

「對,給我們!」羅蜜和蒙塔娜說。一提到襪子怪,她們又活躍起來。

 

馬維斯夫人厭惡地看著她們,「妳們兩個女孩不是要準備演唱會嗎?」

 

她把襪子怪扔向她們,她們像兩隻笨拙的小狗追球一樣搶開。卡珊傷心地看著這一切,她的襪子怪再也拿不回來了。

 

「你們不用再裝了。」L博士說,「我們知道,你們現在已經是特西斯社的成員。你們忘了我們是怎麼把你們弄到這兒來的嗎?」

 

「我們又沒裝!」卡珊叫喊。

 

「如果你們說出雛形人的下落,我們把你們扔下去的時候就會丟一個救生圈給你們。這樣,你們還有機會,一個渺茫的機會,等待別人來救你們。否則……」

 

「否則,我們的廚師正急著要做鯊魚魚翅湯。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抓的全都是金槍魚。」馬維斯夫人說。

 

(馬維斯夫人的廚師要做鯊魚魚翅湯,我覺得並不奇怪。這種湯是給殘忍無情的人喝的。要做這種湯,就得把鰭從鯊魚身上活活割下來,然後把鯊魚丟回海裡。因為鯊魚無法游泳,便會溺死,或變成其他魚類的獵物。)

 

她用手指了指三個水手,他們正在與一隻巨大的金槍魚搏鬥。牠瘋狂地亂蹦亂跳。最後,一個水手用刀子劃開牠的肚子,牠的內臟散落在甲板上。

 

「我們正在找合適的誘餌。」L博士說,「如果你們不說,我們一定會把你們宰得血淋淋的,然後丟到海裡去。」

 

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緊緊抓住對方的手。

 

「你們知道嗎?鯊魚在一里以外就能聞到血的氣味。」L博士繼續說,「這是一種獨特的進化特徵。」

 

「牠們還能感覺到電流和運動。」馬克斯-恩奈斯特說,他無法讓自己閉嘴。「人們稱之為鯊魚的感覺。你覺得呢?」

 

「非常好。」L博士說,但他看起來絕不是這個意思,「所以,當你們碰到水面的時候,千萬別亂濺哦。」

 

「很不幸,我們沒時間上海洋生物課了。」馬維斯夫人說,「為了雛形人的出現,『午夜的太陽』已經等了五百年,我們不會再等下去。」

 

她朝一個正在剁金槍魚肉的水手招了招手,「你過來,把這兩個孩子帶下去!」然後,她重新轉向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你們曾毀了我們的命,」她的聲音像乾冰一樣冰冷冒煙,一點兒也不自然,「不過,因為你們的幫助,我們將獲得永生。」

 

那個水手甚至沒擦掉手上沾到的魚臟,就拎著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的耳朵,把他們拖走,剛好從斯凱爾頓姊妹面前經過。她們正躺在折疊椅上曬太陽,卡珊的襪子怪擱在她們中間。

 

核心閱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