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長髮公主-封面-02    月族3-衛星長髮公主

   作者/瑪麗莎•邁爾

   出版社/核心出版集團
    

 

 這回,關住長髮公主的不是高塔,

是顆浩瀚銀河系裡的衛星。

 

 

當經典童話遇上頂尖科技,
科幻磅礡鉅作第三彈!

★版權售出澳、日、韓、義、德、法……等25國

★紐約時報暢銷YA小說 

☆作者對角色的重新刻畫,大大超越原型設定。——《學校圖書館週刊》

☆幽默、動作、浪漫不減,情節轉折絕不負讀者期望。——《出版者週刊》

-----------------------------------------------------------------

  月牙兒被單獨囚禁在這顆衛星7年多了,衛星每16小時繞行地球一周月球是她的噩夢,她曾替月族女王設計過無數間諜系統,甚至干擾衛星訊號,讓女王的特種部隊入侵地球,奪走一萬六千條人命……

  身為頭號間諜,月牙兒對女王的邪惡陰謀瞭若指掌,這次小小的攻擊,只是個開始。她必須幫助莘德阻止女王與凱鐸皇帝的皇室婚禮,好向世人揭發女王的真面目。

  就在她好不容易說服莘德相信自己、即將救她逃出這座太空牢籠之際,半途卻殺出個程咬金!逃亡計畫生變,更糟的是,衛星正失速往地球墜落而去──

 

 精彩內容獨家搶先看

「四號螢幕。」月牙兒說道,瞇起眼睛盯著方格。「將傑克移到……D5。」

沒等到那個動畫小丑後空翻到他的新位置,她的注意力轉移到另一場遊戲。

「五號螢幕,拿下紅寶石和匕首,丟掉皇冠。」

螢幕閃閃發光,但她轉頭看別的地方。

「六號螢幕。」她停頓了一下,咬著她的髮梢,螢幕上有十二行數字,某些位置空白,有的有顏色和圖案。她的大腦才剛剛被一個不能忍受再做第二次的方程式折磨得不成形,這個謎題在她眼前亮了起來,答案簡直像月亮從地球升起一樣清楚。「3A是黃47B是黑69G是黑20。」

方格消失,第二紀的一個歌手對著麥克風,觀眾發出如雷的掌聲。

「恭喜妳,大姊姊,」小月牙兒說道,「妳贏了!」

月牙兒勝利的喜悅是短暫的。她轉向另一頭,繼續第一個遊戲。就在她得意的那一刻,小新月已經下了自己那一步,她退到一個角落。

「一號螢幕。」她低語,把頭髮甩到一邊肩膀,手指心不在焉地捲著咬濕的辮梢。下了五步,她在六號螢幕上的勝利已經被遺忘,小月牙兒要贏這一回了。

她嘆了口氣,盡可能把這一子下好,但緊接著小月牙兒的國王移到全息迷宮的中央,拿了黃金聖杯。一個嘻嘻笑的小丑出現,把整個遊戲的板子吞掉。

月牙兒嘆了口氣,把頭髮從脖子上拉開,等待那個小時候的她給出一個隨機的任務。

「我贏了。」小月牙兒說道,全息影像消失進螢幕裡,其他遊戲自動鎖定。「現在妳要跳十分鐘西部鄉村舞,跟著底下的影像做,然後是三十個交互蹲跳。開始吧!」

月牙兒翻了個白眼,當她記錄下這個聲音時,真不該那麼神氣的,但她還是乖乖照做,下了床。螢幕上出現一個戴著大帽子的男人,大拇指勾住他腰帶的扣環。

幾年前,意識到自己住的地方沒有太多機會活動,月牙兒便開始她的健身計畫。她在所有的遊戲後配置了各種運動軟體,每一次她輸了,便得做一種運動。雖然她經常後悔自己為什麼選這些運動,但這確實可以讓她不一直黏在椅子上。她喜歡跳舞和瑜伽,但討厭交互蹲跳。

就在一串吉它和弦宣布舞蹈開始時,一個響亮的叮聲推遲了她的動作,月牙兒的大拇指假裝勾住腰帶的扣環,掃了四周的螢幕一眼。

「小月牙兒,這是怎麼——

「我們收到一個未知用戶機械師的直接通訊連線要求。」

她的一顆心像剛剛做了一個後空翻似的堵在喉嚨口。

機械師。

大叫一聲,她踉蹌地衝到最小的螢幕前,匆匆地打上覆蓋健身程式的代碼,檢查防火牆和隱私設置,然後看到了。一個直接通訊要求,最單純的一個請求。

 

接受?

 

口乾舌燥的月牙兒用兩個手掌撫平一頭亂髮,「是的,接受!」

視窗消失了,一片黑暗,然後——

然後——

是他。

卡斯威爾.索恩。

他半躺在一張椅子上,靴子的鞋跟就支在螢幕的正前方,三個人站他身後附近,但月牙兒只看到那一雙藍色的眼睛盯著她,直直地,幾乎和她有著相同的敬畏。

相同的好奇。

相同的痴迷。

雖然他們被兩個螢幕和浩瀚的太空隔開,但能感覺到這個對視,讓他們之間正在形成一種聯繫,一個不可打破的連結。他們的目光第一次相遇,從他臉上十分驚異的神色看來,她知道他也有同樣的感受。

她的臉頰熱騰騰的,手開始顫抖。

「太神奇了。」卡斯威爾.索恩喃喃地說道,他的腳放下來,俯身向前,可以近一點看到她,「那全都是頭髮嗎?」

那種連結啪的一聲斷了,對真愛完美的幻想一下子崩解。

一時之間,一種鋪天蓋地的恐慌佔滿月牙兒的腦海。她叫了一聲,躲開攝影機,逃到桌子下面,背砰地撞在牆上,咬著牙蹲在那裡,看著自己的房間,渾身發熱,脈搏狂跳這個房間,現在他也看到了,床單皺巴巴的,所有螢幕上全是那個留鬍子的男人,正要求她想像自己的舞伴,開始跳舞。

「怎……她到哪裡去了?」索恩的聲音透過螢幕傳來。

「說老實話,索恩,」一個女孩?靈莘德?「你張嘴之前從來沒有動腦子想想?」

「什麼?我說了什麼?」

「那全都是頭髮嗎?」

「妳也看到了?那介於被獵豹打爛的鵲巢和毛線球之間。」

有人揍了他一拳,「獵豹?」

「這是浮現在我腦海的第一個大型貓科動物。」

月牙兒慌忙地用手指梳開耳邊糾纏的髮絲,自從她被帶進衛星裡,頭髮便沒有再剪過,現在的長度已經超過膝蓋,但西比爾不曾帶任何鋒利的東西到衛星來,月牙兒則早就不再在乎自己的辮子是不是整齊了。畢竟,誰會看到她呢?

哦,早上應該梳一下頭髮的,應該穿一件領子上沒有破洞的洋裝。吃過早飯後,她刷牙了嗎?她不記得了。現在她很確定佛羅倫斯凍雞上的菠菜黏在她的牙縫裡。

「好了,讓我和她說話。」

螢幕前有一點動靜。

「嘿?」女孩又說道,「我知道妳聽得到我說話,對不起,我的朋友腦子有問題,妳不用理他。」

「我們經常不理他。」另一個女性的聲音說道。

月牙兒匆匆地找一面鏡子或任何相近的東西。

「我們需要和妳談談,我是……我是莘德,修理機器人的機械師,記得嗎?」

月牙兒的手背碰倒了她的晾衣架,它摔在她裝著輪子的椅子上,椅子滑了出去,撞到另一頭的桌子,一個半滿的水杯搖搖晃晃。月牙兒僵住了,她的眼睛睜大,因為玻璃杯就要倒在裝了小月牙兒的硬碟上。

「嘿,妳好,妳方便說話嗎?」

玻璃杯立直了,不動,沒有任何一滴水流出來。

月牙兒慢慢地舒了一口氣。

這次碰面不應該是這樣的,這不是她幻想了一百次的場景,在她的夢境裡她說了些什麼?她如何反應的?那個人說了什麼?

現在她只記得那個丟死人的西部舞者(現在看著妳的舞伴,開始!)還有她鵲巢般的頭髮。她的手心出汗,脈搏跳得震天價響。

她閉上眼睛,強迫自己集中精神,努力思考。

她不是一個躲在桌子下愚蠢的小女孩。她是……她是……

一個演員。

一個閃亮、泰然自若、有才華的女演員。她穿著一件亮片禮服,燦爛如星,所有見到她的人都如醉如痴。她不是一個質疑自己的魅力、必須利用法術的人,她是令人屏息的,她是……

她還躲在桌子底下。

「妳還在嗎?」

有人哼了一聲,「哎喲,這真是太好了。」卡斯威爾.索恩說道。

月牙兒眉頭皺了一下,但她沉迷在自己的幻想中,呼吸變得平穩些。「這是一個戲劇的布景。」她低語,非常小聲,他們幾乎聽不到她。她強迫自己想像,這不是她的臥室、她的庇護所、她的監獄。這是一個戲劇的佈景,有攝影機和燈光,幾十個導演和製片人,以及機器人助手到處亂轉。

她是一個演員。

「小月牙兒,暫停健身節目。」

螢幕靜止,房間變得安靜,月牙兒從桌子下面爬出來。

現在是莘德坐在螢幕前,卡斯威爾.索恩站在她身後。月牙兒久久地看了他一眼,他的臉上露出一個也許意味著道歉的笑容,又讓她心跳如飛。

「嗨,」靈莘德說道,「對不起,把妳給嚇著了,妳還記得我嗎?幾個星期前,我們談過話,就在登基日。」

「是,是的,當然。」她結結巴巴地說道,膝蓋開始顫抖,她悄悄地將椅子拖回來,坐上去,「我很高興妳沒事。」她強迫自己專心和靈莘德說話,不去注意卡斯威爾.索恩。如果不偷偷瞄他,她可以鎮定,她不會失態。

然而她還是十分渴望,非常想看看他。

「哦,謝謝,」莘德說道,「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妳看了地球的新聞嗎?妳知道最近發生的一切……」

「我什麼都知道。」

莘德閉上嘴巴。

月牙兒意識到自己的話太急、太快,她提醒自己,要扮演這樣一個複雜的角色,說話得慢條斯理、字正腔圓。她強迫自己坐直。

「我看了所有的新聞,」她澄清道,「知道妳在法國被發現了,我也一直在追蹤妳的飛船,所以知道它沒有遭到破壞,但我不知道妳有沒有受傷、發生了什麼事,我一直試著透過直接通訊和妳聯繫,但妳沒有回應,」她有點洩氣了,手指扭著自己的頭髮,「但我很高興妳沒事。」

「是的,是的,她很好,我們很好,大家都沒事。」索恩說道,他的手肘支在莘德的肩膀上,傾身向前,眉頭緊鎖對著螢幕。

她無法不看他的眼睛,她忍不住又嚶嚶叫了一聲。她從來沒有發出這種聲音過。

「妳剛才說妳在追蹤我們的船?」

她張開嘴,但片刻之後,不知道該怎麼說,又閉上了,最後,她只是點了點頭。

索恩斜眼看著她,彷彿要辨別出她有沒有在說謊。或者她僅僅是一個白痴。

她渴望躲到桌子底下。

「是嘛,」他慢吞吞地說道,「那麼妳究竟替誰工作呢?」

妳是一個演員,一個演員。

「女主人,」她勉強說道,「西比爾女主人。她命令我找到你們,我還沒有告訴她,我也不會說的,你們不必擔心,我、我攔住了雷達信號,確定監視衛星在你們通過時面朝另一邊,諸如此類的,沒有人會發現你們,」她遲疑著,意識到四張臉此刻都盯住她,彷彿她所有的頭髮剛剛都掉下來了。「你們一定注意到自己一直沒有被抓到,不是嗎?」

揚起一邊眉毛,莘德斜睨了索恩一眼,他突然笑了。

「這段期間我們還一直以為是莘德對其他太空船施法了,原來是妳?」

莘德皺著眉頭,但月牙兒分不清楚她是對誰不高興。「我想我們欠了妳很大的恩情。」

月牙兒的肩膀一聳,有些不安。「這不是那麼難。找到你們是最難的部分,但用心找,也就可以找到了。這些年月族的太空船就一直偷偷航行在銀河系裡。」

「懸賞我項上人頭的獎金應該可以買下一個日本的省吧,」莘德說道,「如果有人知道怎麼找到我,他們不會不拚命的。所以,真的,謝謝妳。」

她的臉紅了。

索恩戳了戳莘德的手臂,「拍馬屁哦,好策略。」

莘德翻了個白眼,「聽著,我們聯繫妳是因為我們需要妳的幫助。顯然,妳一直在幫我們。」

「是的,」月牙兒強調地說道,解下手腕上的頭髮,「是的,無論妳需要什麼。」

索恩笑了,「你們這些人為什麼不像她那樣容易相處?」

另一個女孩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她還不知道我們要她做什麼呢。」

月牙兒第一次認真看著女孩,一頭鬈曲紅髮,鼻子附近有雀斑,和莘德相比,身材曲線姣好得誇張,簡直到不公平的地步,她身邊的男人非常高大,有著棕色的頭髮,胡亂地往外伸出,褪色的疤痕顯見經常打鬥,最近才弄傷他的下巴。

月牙兒試著表現出自信,「你們需要我幫什麼?」

「舞會那天,妳告訴我,妳一直在暗中監視地球的領導者,並且向莉薇娜女王報告。而且妳也知道,一旦莉薇娜成為皇后,她打算殺掉凱鐸,便可以控制整個東方聯邦,利用這個國家對其他國家發動全面的侵略。」

月牙兒點了點頭,似乎太用力了。

「嗯,我們希望地球上的老百姓知道,為了佔領地球,不只是東方聯邦,她都做了什麼。如果其他領導人知道她一直在偵察他們,有侵略他們國家的意圖,他們不會接受聯姻的。他們不願意她成為世界領導人,婚禮會被取消……運氣好的話,我們有機會……呃,最終的目的是廢黜她。」

月牙兒舔舔她的嘴唇,「所以……妳要我做什麼?」

「證據,我需要莉薇娜執行這些計畫的證據。」

月牙兒思索著,仰靠在椅子上,「我有歷年來的監控影像,很容易可以調出一些最具有罪證性質的,透過這個連線傳給你們。」

「太棒了!」

「這是間接的,它只能證明莉薇娜對其他領導人的行事感興趣,不一定代表她打算侵略他們,我也沒有任何文件可以顯示她想謀殺凱鐸陛下,很大程度上是我自己的懷疑,從我女主人的話裡猜測出來的。」

「沒關係,一切妳所能提供的都給我們,莉薇娜已經攻擊地球一回,我認為不需要費太大唇舌,便能說服他們她的確還會再這麼做。」

月牙兒點了點頭,但她不再那麼激動,清了清喉嚨,「我的女主人會認出這些影像,她會知道是我給妳們的。」

莘德的笑容隱去,月牙兒知道自己並不需要詳細闡明,她會因為背叛而被殺害。

「對不起,」莘德說道,「如果我們可以把妳救出來,我們會這麼做的,但我們不可能冒險到月球,這要經過海關的安全——」

「我不在月球。」月牙兒急急說道,因為升起一股希望,話幾乎說不清楚。「不必到月球,我不在那裡。」

莘德掃視月牙兒身後的房間,「但妳之前說妳沒辦法聯繫地球,所以妳不是……」

「我在一個衛星上,我可以給妳我的坐標,幾個星期前我查過妳的風鈴草有沒有對接齒輪,結果是有的,至少配備的小飛船可以和我的衛星連接。你們……你們的小飛船還在吧?」

「妳在衛星上?」索恩說。

「是的,每十六個小時環繞地球一圈。」

「妳在衛星上待多久了?」

她的手指扭著頭髮,「七年……左右。」

「七年?妳一個人?」

「是,是的,」她聳聳肩,「女主人替我補充食物和水,我有網路,所以不算太糟,但……嗯……」

「妳的意思是妳是個囚犯。」索恩說道。

「我比較喜歡形容自己是一個遇難的姑娘。」她喃喃道。

索恩一邊的嘴角稍稍上揚,就像他的畢業照那樣,要笑不笑,有點狡黠,又十分迷人。

月牙兒的心沒辦法跳了,但如果他們注意到她縮在自己的椅子裡,也沒有人說什麼。

紅髮女孩靠在椅背上,人不在螢幕前,但月牙兒還是聽得到她的聲音。「不管我們做什麼,莉薇娜都會追殺我們。」

「而且,」莘德說道,和她的同伴交換一個眼神,「我們不會希望一個知道如何追蹤我們太空船的人,待在莉薇娜身邊吧?」

纏繞的頭髮讓月牙兒的手指發麻,但她幾乎沒有注意到。

索恩歪著頭,透過螢幕盯著她。「好吧,姑娘,把妳的座標發過來吧。」

核心閱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什麼時候會出第四集OuO?
  • 目前還沒有確切的計畫 , 請再耐心等候哦 , 謝謝支持

    核心閱界 於 2014/12/24 08:44 回覆

  • 吉娃娃
  • 請問小編外傳《Fairest》和《Stars Above》有預計會上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