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前傳03-封面-01   幻城第Ⅰ部-幻城前傳3 生死符鍊

   作者/麗齊亞特洛伊斯
   出版社/核心出版集團

  

   義大利奧斯卡暢銷書大獎

 

  締造義大利YA小說不朽傳奇

 

 

 

全球熱銷3,000,000

席捲俄、法、德、荷、土耳其等17國銷暢榜

 

出生前,她就注定該踏上這段旅程。

她無法改變身為最後遺族的宿命,

只能選擇找出屬於自己的出路。

 

邪惡霸主利用魔法創造的亡魂軍隊銳不可擋,浮世界相繼淪陷,巫師委員會甚至被迫逃離。眼見亡靈大軍逐漸壯大,梅澤飛最後遺族妮海兒決定協同巫師瑟納,踏上尋寶征程──傳聞,只要找齊八境內的寶石,即可召喚自然神靈的強大法力,抵制霸主。

 

然而,如今大部分的藏寶聖殿都已淪入敵軍之手,妮海兒和瑟納除了必須設法瞞過敵人耳目、犯險潛入敵境,還得通過聖殿護衛的重重生死試煉。他們每一步的抉擇,都將緊緊牽繫浮世界的未來……

 

 

[精彩內容搶先看]


  

第二天早晨,妮海兒和瑟納深入沼澤地後,兩個人的心情都很沮喪。霧很濃,得留神不能離另一人太遠,否則很可能再也找不到對方。

 

踏入那個地方,讓人有一種遠離真實世界的感覺。臭味刺鼻,土壤濕軟,每一步踩下去,腳踝以下都陷在爛泥巴裡。打破靜默的只有偶爾幾聲蛙鳴,或是烏鴉的尖銳叫聲。

 

妮海兒越走越乏力,落在後面,瑟納回頭牽起她的手。

 

「幹嘛……」

 

「這樣我們才不會走散。」瑟納說,「如果知道那地方在哪裡,就可以用魔法把我們送過去。」

 

「你會那種魔法?」

 

「會,不過只限於短程,而且必須確知位置所在。那叫做飛行咒,但實際上並不是用飛的。」

 

「聽起來還不錯。」

 

瑟納微笑,「找一天我教妳。」

 

 

 

沒多久,他們連時間早晚都無法得知。周圍全是灰撲撲的一片,彷彿一直在原地打轉,每一棵樹看起來都一樣,每一顆石頭皆無二致。

 

突然天色轉黑,入夜了。他們在沼澤中央,不知道還要走多久才會到達目的地,顯然不能在那裡停留,得找個地方落腳,可是在沼澤地帶並不容易。

 

妮海兒根本看不見瑟納在哪裡,隨即感覺到他靠近自己,而且手上多了一個光球,那光照亮他的臉。瑟納看起來很疲倦,一年前妮海兒盛怒之下在他臉上留下的疤痕格外明顯。但是她在他藍色的眼眸裡看到讓人安心的光芒。

 

「不要洩氣,我們會找到解決方法的。」瑟納說,「總不能睡在這爛泥巴地裡。」

 

瑟納用光球照明,帶頭走在前面。

 

他們漫無目標走了一會兒之後,瑟納指著前方一塊石頭,那石頭很大,足以讓兩個人躺下休息,他們蓋著斗篷,在黑暗中疲憊不堪地沉沉睡去。

 

 

 

隔天早晨,妮海兒額頭全是汗,燒得滾燙,肩膀上的傷口始終沒有癒合。

 

「那不礙事,我們應該快到了。」妮海兒迴避問題。

 

「妳這個狀態,不能再往下走,妳已經消耗太多體力。我們可以通知萊歐到某個村落會合。等妳休息夠了,我們再回來。」

 

妮海兒搖搖頭,「我要找到第一顆寶石才安心,我的傷之後再說。」她想站起來,可是雙腿無力。

 

瑟納逼她坐下,「那讓我背妳。」

 

妮海兒又搖搖頭。

 

「妳什麼時候才願意承認不能凡事都只靠自己?」瑟納火大了,「妳認為我為什麼堅持離開委員會?還不是因為我知道妳需要我!」

 

妮海兒不再堅持,趴在瑟納背上。

 

 

 

他們就這樣走了一個上午,瑟納前進時,膝蓋以下都陷在泥沼中。

 

濃霧漸漸散去,地平線那端有東西若隱若現。剛開始妮海兒還以為是自己發高燒,所以產生幻覺,因為她雖然看到霧中出現一棟建築物,可是似乎漂浮在半空中。

 

他們越靠近,妮海兒越能感應到那裡就是她要去的地方。

 

「應該是那裡。」她說,「我們快到了。」

 

那棟建築物看起來不遠,但是他們走了很久才到。兩人慢慢看清楚建物外觀,四方型,有許多尖塔,水藍色。

 

他們走到正前方停下腳步,建物立面正中央有一扇尖拱門,牆面很像是一大片刺繡,光線在縫隙間來去自如。

 

但是那座聖殿真正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建材,它是水做的,沼澤的水升起形成牆面,迴旋扭轉成尖塔,落下後則形塑出大門。整棟建築物是由懸在半空中的水構成的。

 

妮海兒伸手觸摸,她的手指穿過牆,浸入水流。等她把手收回來,定睛一看,果真濕漉漉的。

 

「真是太神奇了。」瑟納喃喃低語。

 

妮海兒抬頭看到門上有字,字體秀麗雕琢:阿爾

 

「我們進去吧。」她說。

 

妮海兒拔劍出鞘,帶頭往裡走,瑟納小心翼翼地跟在後面。

 

 

 

聖殿地板也是水做的,但是他們可以行走其上。室內空無一物。從外面看,建築物並不大,可是進入室內後,其雄偉寬闊卻令人咋舌。室內有一條廊道,只有涓涓水流聲冷冷淙淙,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唯見幽幽黑暗。

 

妮海兒隱約覺得危險,握緊手中長劍。她看一眼符鍊,中間那顆寶石兀自閃閃發亮。

 

廊道盡頭或許就是聖殿供奉寶石的地方,可是她什麼都看不見。妮海兒緩緩前進,瑟納跟隨在後,走著走著,她突然站定不動。

 

瑟納環顧四周,「怎麼回事?」

 

妮海兒沒有回答。她好像聽到一個聲音,或應該說聽到一個笑聲。

 

瑟納的掌心亮起來,隨時準備以魔法防身。

 

「我以為聽到了聲音……」妮海兒重新豎起耳朵,只聽到流水潺潺。「或許是我聽錯了。」

 

他們繼續前進,水聲漸漸變小,最後幾不可聞。妮海兒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在聖殿裡走了多久,她停下腳步,垂下了劍。

 

就在這時候,水牆突然冒出千百張臉,朝他們兩個逼近。那些臉孔隨即化為優雅少女,看起來很像水仙子,只是她們眼睛閃爍著邪惡光芒。瑟納和妮海兒緊緊相倚,妮海兒試著出劍劈砍,但是劍鋒遇到水無計可施。

 

他們突然聽到身後有一個聲音,妮海兒握著劍一轉身就看到從腳下水面浮起一個水做的女子,先浮出女子的臉,兩汪冷冽凶狠的眼睛盯著她看,然後肩膀、上半身和下半身也漸漸出現。

 

那女子越來越大,變成龐然大物,俯身看著妮海兒和瑟納。她美麗端莊,輪廓完美無瑕,同時散發出一股驚人氣勢。

 

妮海兒手中的劍微微顫抖。

 

那女子臉上冷不防裂開一條縫,露出神祕微笑,但是來得快去得也快,那抹微笑轉眼消失。「妳是誰?」那女子開口問。

 

妮海兒脫口而出,「我是蒔仁。」她的聲音也在抖。

 

「蒔仁托洱阿捺恪特?」

 

妮海兒聽不懂,只能回答說:「我是蒔仁,來此沒有惡意。」

 

女子沉默片刻,「妳是誰的祭禮?」這一回妮海兒聽懂了。

 

「我是釋伏拉的祭禮。」

 

那女子態度軟化。「釋伏拉,是火與火焰之神,萬物由此生;也是烈焰之神,萬物因此滅。一切始於祂,亦終於祂。與祂交好的火山之神冶煉坊中,鑄造殺人兵刃是為了戰爭,可是祂的火光卻讓所愛之人有了生命和熱量。祂集生與死、始與末於一身。」

 

妮海兒聽得一頭霧水。

 

「他呢?」女子問,「妳帶來的那個不潔之人是誰?」

 

「我叫瑟納。」他的聲音很篤定,「我是巫師委員會的一員。」

 

女子上下打量瑟納,然後身上揚起兩條衣帶飄向他,纏住他的雙臂讓他不得動彈。「你不應該來此,你不潔的雙腳不配踏在我居所的地板上。」

 

瑟納想掙脫綑綁,但縱使那衣帶是水,卻依舊無可奈何。

 

「讓他走!妳要對付的人是我,他只不過是陪我完成我的任務。」妮海兒大喊。

 

那女子不作聲,眼睛盯著妮海兒端詳許久。「我覺得妳內心有黑暗處,那是祭禮不該有的黑暗。」

 

妮海兒知道自己不夠無瑕,她知道自己對霸主的恨有多強烈。「我並不完美,或許我不配擁有妳的力量,但是命運讓我成為唯一能找齊寶石的人。我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所有亡者和那些痛苦受難的人來求妳。為了他們,我必須完成任務,那是他們最後的希望,我不能拒絕,我衷心希望妳也不要拒絕。」

 

妮海兒感覺到那女人用追根究柢的目光看進她的內心,暗自期望心中的陰暗面不會被察覺。

 

那女人透明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好吧,蒔仁,我明白妳的要求,也看進妳的內心深處。我知道妳不會濫用我的力量。」

 

女子收回衣角,讓瑟納恢復自由,然後伸手從自己眼眶中拿下一顆眼珠交給妮海兒。妮海兒接過寶石,那顆寶石很光滑,發出璀璨的淺藍色光芒,彷彿內含薩爾河的強勁水流。

 

「蒔仁,妳才剛開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我之後妳還會遇到其他人,他們未必會跟我一樣,有些可能會阻撓妳完成妳的任務。如今妳手中握有強大力量,請勿濫用,否則我將找到妳,親手殺了妳。願妳路途順利,妳的心能到達嚮往之地。去做妳該做的事情吧。」女子最後這麼說。

 

妮海兒緊抓著寶石,嵌入符鍊中。

 

「喇哈弗尼塞恪踏阿勒若。」她口中念念有詞。

 

整座水聖殿開始打轉,牆面崩解,中楣消失不見,就連那女子也被捲入水流漩渦中。眼看那龐大水柱就要打在妮海兒身上,卻轉眼匯流進寶石中。

 

妮海兒緊閉雙眼,等她睜開眼睛時,周圍只剩下迷霧與沼澤。

 

她聽見身後有人吐了一口氣,轉身一看,看見瑟納的笑臉。

 

「原來還蠻簡單的。」瑟納說。

 

妮海兒點點頭,「或許她明白了我們的來意。我們現在得往下一站前進。」

 

話才說完她就全身無力,跪跌在一地泥濘中。

 

「妳怎麼了?」瑟納問她。

 

「沒什麼,只是頭暈而已。」

 

瑟納立刻伸手摸她的額頭。

 

「妳整個人發燙,我得檢查妳的傷口。」他不容妮海兒反駁。

 

妮海兒根本來不及閃躲,瑟納已經解開繃帶。傷口局部裂開,而且發炎症狀明顯。瑟納不讓妮海兒看到自己的表情,但她知道瑟納十分憂心。

 

「我們得把萊歐找來。」瑟納說。

 

妮海兒無力思考,她眼冒金星,全身因為發燒而畏寒打顫,但她還是出言抗議。「不用,他沒辦法坐歐拉夫飛來。」

 

瑟納把自己的斗篷披在妮海兒身上,好讓她暖和些。「我會告訴他方向。妳這個情況無法走路,我也幫不了妳。我的魔法雖然可以治療傷口,但是無法醫病,只有祭司才辦得到。或許妳侍衛的藥草能派上用場。」

 

「可是我……」

 

瑟納讓妮海兒在一旁的樹幹上躺下,然後吹一聲口哨,喚來一隻黑色烏鴉。他撕下一小方衣角,用魔法在上頭寫幾句話給萊歐,將布條綁在烏鴉腳上,然後在牠耳邊低語,烏鴉隨即一飛沖天。瑟納又回到妮海兒身邊,念療癒咒處理她的傷口。

 

 

 

過了兩個鐘頭後,萊歐來了。瑟納用魔法生了一團火,萊歐很快就發現他們的棲身地。比較麻煩的是歐拉夫,因為龍無法在沼澤地降落,否則會陷入泥淖中難以脫身。瑟納只得把妮海兒整個人抬起來,抬到一定的高度,讓萊歐抓住她之後,自己再在萊歐協助下攀上龍背。

 

萊歐一見到妮海兒就滿面愁容。「發生什麼事了?妳怎麼樣?」

 

妮海兒想開口回答,可是高燒和發冷讓她說不出話來。

 

「傷口裂開了,而且在發炎。」瑟納說。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我沒有帶藥草來,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再加上我們在這麼遠的地方,又天寒地凍的……」

 

妮海兒閉上眼睛前,看到瑟納抓住萊歐瘦弱的肩膀。「你冷靜一點。我們得找個地方落腳,最好能找到一個小村落,然後再想辦法。現在我可以先用魔法處理她的傷口。動身吧,別拖延時間了!」她聽到瑟納這麼跟萊歐說。

 

之後她就陷入昏迷。歐拉夫展開翅膀,動身出發。

 

創作者介紹

核心☆閱界

核心閱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部真的好好看QAQ
    瑟納好男人

    請問出版社還會繼續出第二部嗎
  • 目前還在洽淡中哦。
    謝謝您的支持!

    核心閱界 於 2014/09/16 16: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