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的名字是祕密-封面-01

    祕密調查1-這本書的名字是祕密

   作者/匿名的博斯

   出版社/核心出版集團
    

   ◎全球售出超過21國版權
  
◎美國NAPPA金獎、紐約時報暢銷榜

 

    

  

 

警告:這本書非常危險,千萬別翻開!
本書內容涉及一個最高機密,
若執意翻閱,記住別告訴任何人,
則後果概不負責!

 

 

    很遺憾,我不能向你透露任何資訊,因為這可能會激起你的好奇心,令你忍不住翻閱。

   如果這是一本普通的書,我會告訴你,這本書扣人心弦,精彩至極!你會在這本書裡遇見勇敢的卡珊及馬克斯-恩奈斯特──當然,兩人用的都是假名。你還會知道他們手上有一盒神祕的「氣味交響曲」,使他們捲入魔術師離奇失蹤的不解謎團裡。

   如果這是一本普通的書,我會吹噓後面的冒險旅程有多驚心動魄,他們所面對的邪惡敵人有多麼令人毛骨悚然……

   等等!我不能再說下去了!這是一本非常危險的書,這本書不只書名是祕密,連內容也是祕密,因為它涉及一個祕密,一個天大的祕密!如果你堅持要翻閱,記住,別告訴任何人。

 

媒體好評推薦

☆充滿懸念、冒險的超自然偵探小說。——《出版人週刊》

令人興味盎然。——《書訊

☆節奏輕快又緊張懸疑。——《水牛城新聞》

☆超級精采推理冒險故事。——《BookLoons》

 

 

 精彩內容搶先看

一個魔術師的家是不可能找得到的,至少卡珊心中開始有了這樣的念頭。

「你確定就是這條路嗎?」她問。

「我怎麼確定?我以前又沒來過這裡。」馬克斯—恩奈斯特說道。

「那麼,你認為是這條路嗎?」

「呃,牌子上寫著——」

等等!停下來!稍等一下!

我剛剛意識到,我差點洩露了魔術師家的街名,那將會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卡珊和馬克斯—恩奈斯特自己要進行這趟倒楣的旅程,那是一回事;可是,如果你跟他們冒同樣的危險,那我永遠也無法面對自己。

讓我重新開始,我發誓這次我會注意的。

 ----------------------------------------------------------

一個魔術師的家是不可能找得到的,至少卡珊心中開始有了這樣的念頭。

「你確定就是這條路嗎?」她問。

「我怎麼確定?我以前又沒來過這裡。」馬克斯—恩奈斯特說道。

「那麼,你認為是這條路嗎?」

(現在請注意:我想出了一個新辦法來隱藏路名,我將用空格來表示。)

「呃,牌子上寫著  路。」馬克斯—恩奈斯特繼續道,「那個不動產經紀人小姐給我們的地址是  路。不過,我們打電話去問時,她可能猜到我們不是大人,所以故意給了假地址。或者有人放錯了路牌,或者有兩條  路,或者魔術師搬家了。我是說,在他死之前搬走了,然後出於某種原因,他們仍留著他的舊地址,試圖出售那棟假房子。不過,我猜,那棟房子還是在這條路上……」

「算了,別再講了!我們再往前走一點。」

「一點是多……」

「天哪!我幹嘛要跟你說話啊?」

卡珊開始對馬克斯—恩奈斯特嚴密的邏輯思考方式不耐煩起來。他讓她想起她在學校玩過的人工智慧程式;如果你問對方式,它只會給出你想要的答案。

區別在於:你可以關掉人工智慧程式,卻沒有辦法關上馬克斯—恩奈斯特的嘴。

他們沿著一條彎曲的街道走,這條路向上延伸,他們不知不覺來到一座樹木叢生的小山上。走了四十分鐘,他們連一棟房子都沒經過,前面也看不到任何屋子。

甚至連塞巴斯蒂安也累了。牠像大多數年老的矮腳長耳獵犬一樣,背不太好,而且這對牠來說是段漫長的旅途。牠不停叫著,聽起來很像「我們什麼時候才會到啊」。

卡珊都快要放棄時,塞巴斯蒂安開始使勁拉扯狗鏈。

「我想牠聞到了什麼,那座房子也許就在彎道附近。」卡珊說,「如果沒有,我們就回頭。」

「妳是說這個彎道還是那個……」

她警告地看了馬克斯—恩奈斯特一眼,他問到一半打住。

他們一走到卡珊所指的彎道,就撞見路邊的路障上釘著一塊巨大的「出售」牌。牌子是亮黃色的,裝飾著氣球,所以絕對不會錯過。

牌子上「不動產經紀人格洛麗亞•福金」這幾個字的下方,還有一張格洛麗亞露齒微笑的照片。一個巨大的箭頭指向一條小路,幸好有這個箭頭,否則根本不會發現這裡有路,雜草太多了。

走過一段雖短卻荊棘叢生的小路之後,他們來到一塊空地。這裡一定就是魔術師家的前院。

卡珊凝目注視著,馬克斯—恩奈斯特也凝目注視著。(塞巴斯蒂安一定也會凝目注視著,但牠失明了。)他們不敢相信自己就站在這座房子前方。

「古怪又離奇」的房子看起來就是這樣嗎?看起來很正常啊。這座房子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曾經有個魔術師住過,只是一棟普通的白色小屋,有著黑色的窗櫺。

魔術師的房子與其他房子的唯一區別是,它非常非常小,看似只有一個房間。他們試圖從窗戶偷看,但窗簾拉上了。

卡珊鼓起勇氣敲門,沒有人回應。

「我們闖進去吧。」她努力讓自己聽起來好像常做這種事一樣。

「真的嗎?」馬克斯—恩奈斯特驚恐地問道,他從沒想過要闖進別人的屋子。

「否則我們還有什麼辦法可以進去?」卡珊邊問,邊從背包拿出一把螺絲起子。「反正這又不算真的闖進去,因為我們是在幫助魔術師,這是他的房子。」

「我不知道這是否說得通……」

「來吧,看看能不能把哪扇窗子弄開。」

卡珊努力不讓他看出自己有多緊張,開始把每扇窗戶都拉看看,尋找最鬆的一個。

馬克斯—恩奈斯特站在門前徬徨,一時心血來潮,他試著轉動門把。門開了。

「喂,門沒鎖!」他說。

「你怎麼不早說?」卡珊問,鬆了口氣,但也有點挫敗,因為沒有機會練習撬窗戶的技巧了。

他們一走進屋就意識到,這座房子完全不像外表看起來那麼正常。他們所站的地方不是客廳,甚至也不是玄關,而是一間小小的鑲木房間,大小和形狀像一個衣櫥。這裡沒有窗戶,除了他們進來的那扇門外,也沒有其他的門。

「你覺得這裡會有暗門嗎?」卡珊邊問,邊仔細檢查著鑲板,似乎沒有什麼隱藏的旋鈕或鉸鏈。

「看起來不像有。」馬克斯—恩奈斯特說,「喂——」

沒有任何前兆,一陣風把他們身後的門關上,另一扇門滑上來,擋在這扇門前方。他們被困住了。

「現在怎麼辦?」馬克斯—恩奈斯特問。

「我不知道,我沒這樣被困住過。」卡珊不情願地承認。

然後她注意到,房間一角的一塊鑲板上,凸出來兩個按鈕。

「看,是電梯!」

卡珊按下其中一個按鈕,接著又按下另一個,但什麼事也沒發生。

「你認為要怎麼啟動?」她問。

馬克斯—恩奈斯特指著揚聲器上方的一塊小牌子,上面寫著:通關密語是什麼?

「阿布拉卡達布拉!」卡珊說。

沒動靜。

「芝麻開門!」馬克斯—恩奈斯特說。

沒動靜。

「轟嘛呢叭咪轟!」卡珊說。

沒動靜。

「老師說,下來!」馬克斯—恩奈斯特說。

沒動靜。

「等等,我想到了。」卡珊說,「我知道通關密語是什麼了。」

她直直看著揚聲器,小心翼翼念出「請」這個字。

電梯好像聽懂了她的話,開始吱嘎著下降。卡珊在心裡默默感謝強森太太的固執。

「我討厭守禮貌。」馬克斯—恩奈斯特說。

「我覺得這很好玩。」卡珊說,「你知道,人們都喜歡說『通關密語是什麼?』但這次是真正的魔法。」

「不是魔法,是電子系統,它是聲控的。」

「我知道!我只是開個玩笑。」

「噢,對。哈!」馬克斯—恩奈斯特說,沒有真正聽懂。

他們走出電梯,發現自己在一個典型的普通起居室裡,有一間客廳、一間餐廳、一間臥室和一間浴室,還有一間洗衣房和一間廚房。大多數房子裡有的東西,這間起居室都有,只有一個很小卻很關鍵的不同:魔術師的房子完全位於地下。

而且,裡面空蕩蕩的。

「格洛麗亞一定把所有東西都清走了,就是那個不動產經紀人。」卡珊小聲地說。

「妳幹嘛這麼小聲?」馬克斯—恩奈斯特小聲地說。

「我不知道……哈囉,有人在嗎?」卡珊問,音量仍舊不大。

沒人回話。

她強迫自己扯開嗓門又大喊一遍,但回答她的只是更響亮的回聲。

屋內沒有留下任何書、任何圖畫,也沒有任何家具或個人物品。儘管如此,當他們四處走動,卡珊還是能感覺到那個去世的魔術師性格。地板上他經常走動的地方有著磨損,壁櫥上有他的手印,木牆上有個地方特別光亮,似乎他的肩膀經常摩擦著那裡。

「我認為他是個好人。」卡珊說。

「妳怎麼知道?」馬克斯—恩奈斯特問。

「我就是知道。」

「這沒有道理。」

唯一沒有顯露出任何魔術師痕跡的地方是廚房,一切都是全新的或剛粉刷過的,看不出來是否有人使用過,更遑論是否發生過火災。不過,塞巴斯蒂安似乎對廚房十分感興趣,牠不停抬頭嗅著,好像屋內瀰漫著過去的氣味一樣。

卡珊也朝同一個方向用力吸氣,「我想我聞到了,你呢?」

「什麼?油漆味嗎?」馬克斯—恩奈斯特問。

「硫磺的氣味!」

「噢,對,可能。嗯,其實也不見得。但我有點鼻塞,我有鼻中隔彎曲。」

「有什麼東西是你沒有的嗎?」卡珊挖苦地問道,「走吧,這裡什麼也沒有,也許屋裡的其他地方會有線索。」

「我們要找怎樣的線索?」

「我看見時就會知道的。」

他們重新回到客廳,狗掙脫卡珊的手,蹣跚地走向角落的一個書架。

「牠在吼什麼?」馬克斯—恩奈斯特緊張地問道。

「也許只是一隻蟲子。」

「妳覺不覺得那是神祕的書架,後面會有個密室的?」

「那只是電影情節。」卡珊自信地說。

他們查看書架下方,但什麼也沒有看到。

他們站起來,卡珊好奇地望著馬克斯—恩奈斯特,他雙腳來回跳動,雙手捏緊。

「我想我……我得去趟洗手間。」他結結巴巴地說。

「那就去吧。」

「妳覺得沒關係?」

「對,有什麼關係呢?你知道,要是發生核戰,我們全都住在地下的防空洞裡,你就不會對這件事感到難為情了。人總有三急。」

馬克斯—恩奈斯特關上洗手間的門,卡珊在外頭等著。她努力不去聽任何聲音,但魔術師屋子裡的每一點聲音都被放大了。此外,男生小便的聲音總是很大。

終於,她聽到了沖水聲。

然後她聽到兩聲尖叫,一聲聽起來像馬克斯—恩奈斯特,另一聲聽起來完全不像任何人,不像人類的聲音。

核心閱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