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前傳02-封面-02   幻城第Ⅰ部-幻城前傳2 巫師的使命

   作者/麗齊亞特洛伊斯
   出版社/核心出版集團

  全球熱銷3,000,000
   版權售出德、法、俄、中、韓、荷、土耳其等17國語言
   
   
一個傳說中消失150年的未知之地,
 卻成了他們生存的最後一絲希望……

 

 

義大利奧斯卡暢銷書大獎

百萬奇幻迷翹首以盼巔峰鉅作

 

 

  邪惡霸主率領法冥人橫掃浮世界,怪物軍團所經之處,屍橫遍野、滿目瘡痍,自由國境的守軍死傷慘重,城邦變成一座座廢墟,人民陷入無以復加的絕望之境。浮世界被逼至窮途末路之際,不得不選擇使出最後一步險棋:向傳說中的未知之地「沉世界」尋求援軍。

  沉世界,一個古戰爭時期由逃難者所建造的傳說之地,無人知悉其確切地點,或是否真的存在,唯一線索只有一張年代久遠、多所磨損的地圖;而這一百多年來,從無人能成功找到沉世界、活著回來。

  儘管這一去九死一生、機會渺茫,為了不讓霸主將浮世界屠為死亡之城,巫師瑟納秉持最後一絲希望,踏上了這條充滿死亡危機的險途……

 

2014年1月 任務啟程!

 

讀者好評推薦
★作者擅長故事氛圍的營造;角色之間所碰撞出的火花,出人意表。──寶寶
★角色設定相當新穎,讓人不禁驚讚作者的寫作模式。──吉娃娃
★每個人物的情感真摰而且熱烈。──吾衷
★精彩的戰鬥場景是一大亮點。──蝦米
★一部超乎預期的精彩奇幻小說,提供了超出既有人類世界的諸多新奇物種。──小鐘

 

 

[精彩內容搶先看]


  那一夜不見月亮,是悄悄起錨出航的完美時機。瑟納走在漆黑一片的沙灘上,腳不時陷入沙中,但心裡除了出發前的焦慮外,還有另外一個感覺:他渴望再見到那雙黑色的美麗眼眸。

  那一整天,瑟納腦海裡都是那位神祕女子的身影。當他遠遠看到她,心便撲通跳了一下。『該死,瑟納!你不能冷靜一點嗎?』

  她在洞穴口等他,點了提燈,燈光照亮她整張臉。「我們可以走了。」

  他們朝著船隻停泊的海灣走。黑暗中瑟納看不清楚,那應該是艘快船,因為龍骨長而尖,吃水不深。他看不出船首彩繪的圖案是什麼,貌似人像,口中有一排尖銳利牙。

  「你會游泳吧?」女子問他。

  瑟納不解地看著她,「游泳?」

  那女子已經跳入海水中,朝著快船振臂划水往前進。

  瑟納呆立岸上。『好吧,既然如此……』一轉眼,他在海面上畫出一條光道,連結沙灘和船舷。

  瑟納得意洋洋地走在上面,趕上水中的女子。「今天晚上滿涼的,妳要不要跟我一起用走的?」

  她面露不屑笑意,「我們船上見。」

 

☆☆☆

 

  瑟納好不容易才走到船上。距離船舷數步之遙的時候,那條光道開始撐不住。他花好大力氣專心念咒語,才讓自己上了船,不至於掉入海中。一般人或許不覺得,但是那個魔法其實很困難,而且很費神。

  那女子站在甲板上,裹著一襲斗篷。她看到瑟納氣喘吁吁的,對他冷笑一聲。『她總不會永遠都贏吧?』瑟納很懊惱,忍不住問自己。

  一位威嚴老者站在女子身旁,神情肅穆,灰白頭髮綁成辮子,眼睛炯炯有神。

  「你就是那個瘋子。」老者開口說。

  船員哄堂大笑劃破深夜寂靜。瑟納環顧四周,發現周圍全是來者不善的窮凶極惡之徒。他心想,與其落在這些人手中,或許自己一個人還比較安全。

  「我女兒艾蕾絲沒告訴我,你其實是個小孩。」

  瑟納清了清喉嚨,伸出手說:「很榮幸認識你,船長。我叫瑟納……」

  「先付錢,」老者語氣凶狠,打斷他的話,「之後再客套。」

  瑟納從行囊中掏出一個沉沉的小袋子,「都在這裡,你可以數一數。」

  「你放心。」船長哈哈大笑,隨後轉身走入船艙。「你們,給我盯著他。」

  瑟納趁機仔細打量這艘黑魔鬼號。這艘快船看起來維護得很好,刺鼻氣味說明最近才新抹了瀝青。甲板長且寬,船尾甲板與船身線條協調一致。三葉風帆是紅色的,這倒是很少見。其他的,瑟納也看不出所以然。

  船員並不多,看起來不像是海之境的人,其中還有一個侏儒跟一個小精靈。一個皮膚曬得黝黑的金髮少年盯著他看了許久之後走過來,瑟納一時之間很擔心那少年要對自己不利。

  「我想知道,剛才海面上那個把戲是怎麼變出來的?」

  瑟納鬆了一口氣,「是靠咒語。我是巫師。」

  「巫師去沉世界幹什麼?」另一個船員問。

  瑟納沒來得及回答,船長又走回甲板上。

  「看來這個小傢伙的錢一文不少,都沒問題。歡迎你到我的船上來,小鬼。我是船長羅爾,現在你只需要知道這個。航程中你再慢慢認識其他人吧。」

  瑟納總算放下緊張情緒,「我可以在哪裡休息?」

  「還用問?當然是貨艙。大家動作快,起錨出發了!」羅爾大聲吆喝。

  他已經忘了船上這位乘客的存在,瑟納不知所措站在甲板上,看著船員忙進忙出各就各位。

  他抓住艾蕾絲的手臂,「我花了一百萬,你們居然讓我睡貨艙?」

  艾蕾絲反抓住瑟納的手,用力折到他背後。「這不是出海玩耍。」她在瑟納耳邊說完這句話後放了他。「你付錢是為了讓我們陪你冒險,不是買船上的床位。難不成你以為可以睡在我的艙房裡?」

  瑟納揉一揉疼痛的手腕。

  艾蕾絲一臉輕蔑表情,「反正我們沒有空艙房,唯一的空位就是貨艙。你如果想如期出航,我建議你逆來順受。」

  瑟納狠狠瞪她一眼。那個惡婆娘說得沒錯。

 

☆☆☆

 

  他剛走下樓梯,就聽到窸窣腳步聲在木頭地板上四處逃竄。看來最底層的廉價船艙已經被占據了。他看到角落有一個箱子,上頭鋪了乾草,便苦笑倒臥在那張難能可貴的床鋪上,蓋上床單遮住眼睛,希望能睡一覺。

  船終於起錨了。瑟納聽到海浪規律地拍打著船身,原以為那聲響能幫助他入睡,但他錯了。他漸漸感到噁心反胃,後來真的很不舒服,閉上眼睛後甚至更糟。好幾次他感覺自己整個人往後墜落,要不就是頭下腳上。有老鼠為伴,加上暈船,那一夜是他一生中最難熬的夜晚。

  瑟納很快就弄明白,最壞的已經發生了。他現在身處海盜船上,而且海盜已經拿到了他的錢,沒有任何理由能阻止他們割開瑟納的喉嚨,把他丟進海裡。

  他變得疑神疑鬼,認為每個船員都眼露殺機,隨時準備攻擊他。

  於是他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貨艙裡,埋首隨身攜帶的書本中,那些書是為了抵達沉世界後所準備的。讀書之餘,他有很多時間可以思索陸地上的事。他還想到妮海兒,幻想著等任務結束,能再遇見她,看到她變得跟以前不一樣,能重新看著她的眼睛和笑容。

  然後他搖搖頭,手指撫過臉頰上的疤。那是妮海兒在他們最後一次見面時,盛怒中留下的傷痕;是她送給瑟納的告別禮物。

 

☆☆☆

 

  瑟納的擔憂成真,事情發生在一天夜裡。

  那天他很早就上床了。他會跟船員一起吃晚餐,但是通常很快就離席,在最後的天光隱沒在海平面之後便上床就寢。他並不信任這趟航程中的同伴,常不得不維持半睡半醒狀態,直到甲板上不再有人走動為止。

  但那天晚上海面異常平靜,船過無波,瑟納比平日更早進入夢鄉。

  踏在階梯上的腳步聲與船舷划開海水的聲音合而為一,木板的喀唧聲也淹沒在老鼠的噠噠奔竄聲中。

  從腰間拔出匕首的時候悄然無聲。 

  刀刃在油燈照耀下閃了一下。

  瑟納突然驚醒。他長年以戰場為家,感覺特別靈敏。他瞥見一道閃光,還有一張賊笑的臉近在眼前,立即往旁邊一閃滾下床。匕首劃破他的枕頭。

  那賊人沒辦法再進攻,因為突然間手中的匕首變得滾燙,他實在握不住,大吼一聲把匕首丟在地上。

  瑟納站在樓梯口,閉著眼睛緩緩唸著咒語。

  「這怎麼回事……」賊人咬牙切齒,但是他話沒說完,就跌倒在地,跟煙燻烤魚一樣說不出話來,全身僵直,只剩下驚恐的眼睛骨碌碌打轉。

  瑟納睜開眼,調整呼吸,控制自己的手不再發抖。他剛才受了很大的驚嚇,這點無須否認,但同時他也非常生氣。「來人啊!」他用盡力氣大喊。「來人啊!」

  船艙口冒出一張張睡眼惺忪的臉。艾蕾絲光著腳走下樓梯,身上罩著一件平淡無奇的白色長袍。她瞄一眼躺在地上那個傢伙,那人用眼神求饒。

  「這裡發生什麼事?」艾蕾絲語氣凶狠。

  瑟納沒有退縮,「沒什麼,只不過你們也太瞧不起我。」

  「不管你對他做了什麼,立刻放了他。」艾蕾絲下了通牒。

  「別急,艾蕾絲,我想應該要先釐清兩件事情。第一,你們如果以為我是一個好欺負的笨蛋,你們就錯了。第二,」瑟納指著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那個海盜,「誰想找我麻煩,這就是他的下場。我今天晚上已經手下留情了。」

  貨艙裡鴉雀無聲。艾蕾絲站在原地不動,表情難以形容,但隨即她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我們的巫師還真厲害,原來在乖小孩的偽裝下是另外一個模樣。」

  她走向瑟納,對他附耳說:「我們立個約。我管好我的人,不准他們放肆,但你要是敢動他們一根寒毛,我發誓一定會親自出手,讓你悔不當初。」

  「一言為定。」瑟納低聲答應,一邊冒冷汗。

  艾蕾絲回頭對著船艙口那些人說:「小把戲結束了,你們可以回去睡覺了。」說完她便神色自若走上樓梯,離開貨艙。

  一個人在貨艙的瑟納頓時輕鬆不少,他目光移到躺在地上的那個海盜身上,嘆了一口氣,唸了一個短咒,解開之前施的魔法。

  那人頭也不回,衝上樓梯。

 

創作者介紹

核心☆閱界

核心閱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張峻瑋
  • 請問第三部甚麼時候會出呢 這系列太好看啦 我已經等不及了呢XD
  • 謝謝支持
    近期內會推出第三集
    請再耐心等候一下哦
    謝謝

    核心閱界 於 2014/06/04 08:34 回覆